高坂昌信

随缘更新,日常玩游戏(懒)

聊天产物

原本以为我已经够骚了

谁曾想学长比我还骚!!!

严重ooc预警


中原中也;啊——忘了带钥匙

太宰治:没事chuya,我带了来我家吧


(十五岁)

中原中也:我二十厘米!

太宰治:是真是假试过才知道


中原中也:混蛋太宰我要把你鸡儿掰断

太宰治:那你来啊(报宾馆位置)

中原中也:……


聊天产物

和学长骚聊的时候突然发现可以套用

(到时候如果学长逛lof发现我就没了

ooc预警


太宰治;chuya在吗

中原中也:啊?在,有什么事吗

太宰治:没

中原中也:。。。

太宰治: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,对了小蛞蝓,你要吃蟹肉罐头吗

中原中也:。。。不吃,滚

中原中也:我要去洗澡了,早点回来

太宰治:(挑眉)chuya直播!!!

中原中也:?

中原中也:混蛋哒宰谁会直播啊!!!


若能一直被注视(3)

太中  严重ooc  哒宰变小设定

太宰治嬉皮笑脸的,中原中也把脸别到一边“喂,太宰,我下午要回Mafia工作,你给我好好呆在这里。”

闻此,太宰治整个脸都垮了下来“中也要抛弃我了吗,中也放心让一个小孩单独呆在家里吗?”

中原中也把太宰治放到地上“你又不是孩子。”太宰治立刻反驳“可我的身体就是啊!如果有坏人来把我抓走怎么办?你看我那么小一个,是打不过人家的!”

“你到底想干嘛?!”中也怒了,一直被这个混蛋唠叨能不怒吗。

“我就是想让中也带我去Mafia。”似乎看出来了中也的顾忌,太宰治补充道“你放心我会乖乖的,不看文件什么的,我就在中也的办公室里好好坐着,我不会……”

中原中也微微叹气“走吧。”太宰治懵了“诶?”中原中也从床旁拿起外套披在身上“不是说要去Mafia吗。”

闻言,太宰治高兴的不得了“嗯!”

走在Mafia的走廊中,看着忙碌的人群。

太宰治说“那么久了Mafia居然一点没变。”

“嗯。”中原中也回应

“大家都还好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最近Mafia很忙?”

“嗯。”

太宰治再傻也知道中也不想和他说话,于是……

“中也是内八大小姐还是个漆黑的小矮人!”

“嗯。嗯??”中也立刻意识到不对,但还是晚了“太宰你找死?”

太宰治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“我这不是看中也不理我吗。”

却在这时 芥川过来了“中也前辈,这个是首领让在下亲手交给你的,感觉会是一场恶战”

中原中也接过,然后侧头看着领着他大衣的孩子,看样子是在躲着芥川啊。中也想。

芥川像是也注意到了这个小人“中也前辈,这位是?”

“太宰,不知为何变小了,啧,麻烦。”中也回答。

听到太宰这个名字,芥川整个人就兴奋了起来,但是面容不显。

“芥川你把他带到我办公室,顺便看好他,别让他动我东西,我先去完成任务。”

太宰治泪流满面,他不想和芥川呆在一起啊!到时候又是长篇大论。

反观芥川,倒是很开心的将太宰治带到了办公室……

估计快完结了,我打算写肉,但我是属于比较容易卡肉的人,如果赞同写肉的话就在评论里说吧(其实就是你自己想写但懒得搞链接吧!)

太中   ooc   刀中带甜

昏暗的房间内,一位身材修长的人被囚禁在这里,可却没有感受到他有任何的惊恐,反倒是悠闲自在的唱起了歌。

“一个人的话♪无法殉情♪但是但是♪两个人的话♪”太宰一个人沉浸在了音乐当中。

“哐当”房间的铁门被打开,橘色头发的青年走了进来,他笑着看着太宰“好久不见啊,青花鱼。”

太宰也不生气,反倒是饶有意思的看身前的人,嘴上却十分嫌弃“啊啊~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见到蛞蝓呢。”这番举动却惹恼了中也“嘁……你这混蛋……”

太宰闭上双眼,问“说吧,把我弄到这里干什么?”中也回答“啧,你不是一向自诩聪明吗,不如你猜猜?”

太宰笑了,笑的很温柔“该不会是因为我离开Mafia去了侦探社的原因吧,怎么啦?我的大小姐吃醋啦?”

中也走进太宰,一拳打在了太宰的头边,整个墙都凹陷下去了“你也知道?”中也咬牙切齿“四年来和你见面都是敌对状态,这四年来,我学会了喝酒,他们说,酒是麻木感情的好东西。”

“酒?”方才太宰都没怎么注意,现在听中也一说,确实是闻到了酒味。

“你说,留在Mafia难道不好吗,一定要去侦探社吗,和我呆在一起就那么难受吗……”中也越说越委屈,说到后面,整个人就像是孩子般,茫然起来了。他不能哭,哭了混蛋太宰又要嘲笑他了。

太宰打了个响指,身上的枷锁尽数打开,他抱住了面前的这个比他大三个月的青年,可青年却挣扎了起来“滚开,我不想见到你!”中也说。

太宰却把中也抱的更紧了“如果不想见到我,那为何要把我抓起来呢?”

“对啊,为什么呢,明明那么讨厌你……”

“说明中也还是想见到我的嘛。”太宰笑着说。

因为酒精的关系,没过多久中也就睡了过去,睡前低喃道“为什么你总是要找个女人一起殉情呢?”

他将中也抱了起来,走出这个牢房般的房间。

亲吻怀中的小人。


我去武侦,是因为织田作,约定好了要当救赎的那一方。

和你呆在一起并不难受,只是我怕你发现这些年来我对你的感情。

至于殉情要找女人,是因为你一直都是我的内八字大小姐,我要找的其实就是你,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不再理会这世间的混乱,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做个小木屋悠闲自得的生活下去。


感觉我写的好短小啊,咕了两个星期一直在打游戏,快乐(其实就是想咕)顶锅盖逃跑


我只是希望不被抛弃(下)
还是第三人称
截图还是由 @無 提供
严重ooc
可能会有bug
不介意的话那么就继续吧!

我只是希望不被抛弃(上)

太中  严重ooc

和亲友小可爱合作的文会有很多bug

第一人称

如果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

@無





  我听到了电话的响声,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,出于工作的习惯,我接听了,谁曾想从电话那头发出来的声音是那混蛋太宰的!

  “唉是漆黑的小蛞蝓在说话!”听见电话通了,  我像往常一样嘲讽几句中也。“中也最近长,高了嘛?我可是想死中也了呢~”

  ”嘁。”我皱了皱眉,只要混蛋太拿一主动来找我就准没好事。

  “漆黑小人中也~”我浑身醉意,对着电话那头轻轻念到,“中也,你可以来陪我喝酒么?我想起了我的一位老朋友……”

  我用手机轻轻敲打着玻璃杯壁,望着酒杯中泛起波纹,又缓缓平静,脑海中好像划过了什么回忆。又将头深深埋在臂弯,  “中也,会来么?”

  我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哽咽声,心头一软,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只听到电话里穿出“好哇,中也一来我想想这里有牛奶给中也喝吗。”

  青筋暴起,我吼了一声“哈?混蛋太宰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来打你。”就这样,带着气愤的情绪出门。然而等我到了那酒吧后发现,太宰,那混蛋趴在了前台,头深深的埋住了双臂之中。

    我听见老旧的木门嘎吱一声往里推开,  是中也……来了么?”然后听见微弱的脚步声往这里走来,尽管是埋在臂弯里,但依旧能感受到一片阴影投入在自己上方。我将头抬起,与一双很好看的蓝色眼眸对了个正着。“啊,漆黑小人真的来了啊,可惜这里没有牛奶呢,刚刚是骗你的  ~”

    见到太宰这副模样我还是忍不住想去讽刺,但他如会这幅神色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,尽管他还是以前一般一副不着边幅的样子,但我能看出来,他鸢色的眼睛有些暗淡,我上前了一步,问“哈,太宰,你是想醉死在这里吗?”

  “中也还是老样子啊。”我不知道为什么,仿佛是内心的一股冲动使我突然拉住了中也的袖口。“中也你可以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吗?”我一边含糊着,一边拿起一个新酒杯放在中也面前,将白地兰倒入其中。“呐,中也”我晃了晃我这一杯酒,轻轻笑了一下“中也就陪我喝吧!”

  ”哈?你当我是陪酒的了?”语气像往常面对太宰的一样。看着太宰这样,让我感觉背些不适,好看的面庞因为酒精的渲染上了些许红色。不知道怎么了我居然产生了一种小孩心理:太宰的这幅模样只有我能看。

我晃了晃脑袋,感觉醉的不是太宰而是我了。我“喊。”了一声,随后拖着太宰离开……当然最后还是我付的钱。

  我就这样被中也从酒吧里拖了出来,我虽然喝了个烂醉,但还是不忘要与他怼一下。  “矮小的蛞蝓你就这么对我的吗?你怎么可以吧我拖着走?”只见中也扶了扶额,小声低估了几句什么,按照他那性子,应该是骂了几句什么吧。突然,我感觉脚底一阵悬空,我轻微一眯眼,待睁开眼睛时我就看见我面对的是脚下的地饭。

“!中也把我扛起来了?哎呀哎呀,可真是想不到矮小的蛞蝓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~”

    我再次“嘁。”了一声,不想再和太宰这混蛋争论,只想着怎么把他弄走。去哪?武侦?不行,如果去的话指不定又要打一场。黑手党?啧,也还是不行啊。边走边想,最后却下意识的回到了自己家门口。没办法了,貌似只能让他在自己家里呆一晚,打开房间的灯,将这个带着酒气的人摔倒自己的床上。这个屋子只有一张床能用,也就是自己的,其他的房间要么办公桌要么杂物。我微微叹气,看来自己也就只好在客厅凑合一晚了。我转身准备离开这里。不曾想那人却拉住我的衣角。

  “中也……要去哪里?”我下意识将手一伸,拉住了某人的衣角。“这里……是中也家吗?”我吃力的将手往床上一撑,坐起来,靠在床板上。

    被拉住衣角的我动弹不得,只好俯下身子将那只绑着绷带的手挪开。可手却被那人一把抓住。我慌了一下“你干嘛啊青花鱼。”声调稍微有点大,像是吼出来的,但声音里却含着点慌乱,显示出这个声音的主人的不镇定。

  我突然想恶趣味一下, 就将拉着某人的手稍微一用力,中也一个没站稳就趴在了自己的胸膛上。 

  “小~蛞~蝓~”我有点戏谑的朝他一笑。只见前面的人儿别过脸,脸颊上泛起微微好看的红色,蓝色的眸子泛起了波光。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中也,更是想要去捉弄他一番。  呐,中也就这样害羞了?这怎么行嘞?”我靠在中也耳边,低喃道。因为酒精的作用下,我的声音有点沙哑,更像是陈年的佳酿,启封时难以言语的芬芳。

  我尴尬的别过脸去,但是太宰的声音附在我耳边,我的脸就像是被火烧了般,身依热了起来。但介于我的那种性格,我还是说“滚,滚开!”努力挣扎,希望能挣脱出太宰的手掌。他的手,好温暖。我想。我忘了我其实可以用脚去踢他的。但我没有,这时候的我满脑子的混乱。可他却一个翻身,把我压在了下面。我怔怔的看着他,开始不知所措了起来。


下篇是肉,我会想办法放出来的!


若能一直被注视

太中  严重ooc  哒宰变小设定

2


 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窝在被窝中,小小的身体卷在了一起,肤色与被子融为一体,像是天使般,让人看了忍不住去蹂躏一番。

  中原中也心想:混蛋太宰其实也没有那么碍眼嘛,但这仅仅只限于他睡着了的时候,要是他醒来,指不定又在讽刺我。中原中也默默的扶了扶额。

  床榻上的小团子像是察觉到了身边有人,小幅度的抖了抖身子后,伸出白藕般的小肉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然后坐了起来。

  双目相视,空气中参杂着些尴尬。

  最先打破这尴尬的是太宰治,他双手张开,对着中原中也说“中也,抱抱我。”

  中原中也还没拒绝,太宰治就先自己爬起来抱住了中也,出于多年来在黑手党条件反射,抓起太宰治的手臂就扔。

  只听见“嗯哼”一声,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。

  “唔,好疼”太宰治说。他的眼角泛着泪光,抿着嘴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中原中也欺负了他,但这确实又是事实。

  中原中也警铃大作,这一摔怕不是要摔傻了,要是之前的太宰,那倒没什么关系,但现在他可是小孩的身体啊。中原中也连忙向太宰治走去,俯下身子将他抱了起来,查看伤口。

  不看还好,一看吓一跳,脑门上已经肿了一块,中原中也开始慌乱了,开始寻找药箱。

  谁成想,太宰治居然拉着他的衣角,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奶音哭泣声说“中也别走。”中原中也“哈?我不走怎么找药,你想痛死在这?”

  太宰治笑了“原来中也是在担心我啊。”

  中原中也扯了下嘴角,鄙夷道“嘁,谁会担心你啊混蛋太宰,我只是怕你死这我没法给侦探社的人交待。”

  “嗯,所以说,中也可要好好对我呀。”说着,太宰治就爬上了中原中也的怀中。鉴于刚才发生的事,让中原中也拖住了太宰治。

  太宰治双手环住中原中也的脖子,靠在中原中也的耳边说“就算我变小了,中也也还是那么矮啊。”

  “哈?混蛋太宰你找死?”中原中也的青筋暴起,但却又不能再次把太宰治丢在一旁。

  太宰治咧开笑脸说“嘿嘿,我饿了,中也帮我做点荞麦面吃吧。”中原中也双拳篡紧说“凭什么!”

  太宰治说“就凭你是我的狗啊。”


若能一直被注视

太中  严重ooc  哒宰变小设定  (结合了师傅给的脑洞,本来是想着变小的是中也)

1


  森欧外坐在大楼的窗前,手撑起来抵住下颚,正在深思熟虑着。就连旁边的爱丽丝看到森太郎的表情,都不敢乱动。

  红叶将大门推开,点点头,表示人已经带到了。

  从红叶身后走出来的,是一个披着衣服,头上带着小礼帽的男人。那个男人走到森欧外面前后,红叶就退了出去。

  森欧外将桌上的密函交给那个男人,并说道“中也,武装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让你去一趟他们那,顺便带走个人,并嘱托你,好深照料。 ”

 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,武装侦探社?那不是他们的死对头吗。随后他就答应了下来并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  森欧外在中原中也离开房间后瞬间泄了气“唉,多好的男人啊,怎么就突然出了问题呢。”旁边的爱丽丝说道“森太郎也不用太担心啦,反正那人又不可能出什么事,前几天森太郎不是买了件裙子吗,想要我穿给你看吗。”

  森欧外听到这句后,瞬间打起了精神“爱丽丝酱~”

武装侦探社

  中原中也打开门后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。大家各忙各的,就像那封密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 国木田看到中原中也进门后推了推眼镜,说“你来了啊,我现在把太宰治交给你,最好别让他回来了,让他走的越远越好。”

  与谢野晶子听到国木田的话后,将他打了一顿。拉着他走了,边走边说“太宰就交给你照顾了,敦君,把太宰带出来吧。”

  闻言,中岛敦就去了沙发上,将睡意朦胧的太宰抱了起来,交给了中原中也。

  中原中也看着怀里的小小一团,面露震惊“这是那混蛋太宰?”

  江户川乱步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,手中还揣着他的弹珠汽水说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太宰他在任务结束的时候,突然变小了,连我的异能力「超推理」都找不出来原因。

  贤治点点头说“社长说,可能是受到什么异能力了,而那个异能力又有点特别,是太宰先生的人间失格都解决不了的。”

  中原中也说“所以你们把他丢给了我???”

  众人点头“嗯。”江户川乱步扯了扯帽子“因为你和之前的太宰接触过,应该更了解他,所以,我们全社一致认为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 中原中也闻言,尽管十分气愤,但还是没办法就只好带着他的小太宰回家了。

  咔哒一声,进入家门,看着据点的一切,感慨万千。

  这是八年后他们第一次在这个基地里再次重聚吧。自从太宰加入武装侦探社后,就没这样的机会了,从八年前开始,也就自己一个人时常回来看看。

中原中也淡淡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走向房间将太宰放入柔软的棉被中。

(这是和师傅立了flag的,周更,这篇太中更完后可以就会跑到坡乱,社乱,果陀那里去了)